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菠萝 推动温室技术发展的水果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爱丽丝

看到菠萝满街都是。今天看起来很普通的菠萝,几百年前曾被称为“国王的水果”——从哥伦布把它从美洲大陆带到西班牙的那一天起,菠萝就成了欧洲皇室和贵族的专属。为了吃到这种热带水果,欧洲人发明了海上的“移动种植园”和温室原型的“菠萝炉”。关于菠萝传入中国的故事,要划掉菠萝、王来、楼斗子的名字...

1发明“菠萝炉”吃菠萝。

关于菠萝的故事,我们从荷兰籍英国宫廷画家亨德里克·丹克在1675年创作的一幅画开始。

这幅画的背景是英国辉煌的中世纪建筑。画面的中心人物是英国国王查理二世(1630-1685)。他穿着奢华,表情凝重。两只宠物狗,一左一右,在他脚边玩耍。查理二世右手伸出,仿佛在接受左下官的贡品,而跪下紧张地献上礼物的人(他在观察雇主的反应)是皇家园丁约翰·罗斯。显然,这是一份庄严的礼物,也是国王的园丁的重要工作。皇家园丁总会在宫廷花园里培育一些稀有的奇花异草,有的用于观赏,有的入药,有的进入国王的厨房。这一次,罗斯赠送的水果个头巨大,外形奇特,散发着奇异的香味。这是一个菠萝,尽管有许多障碍,他还是在英国皇宫花园里培育出来的。

严格来说,菠萝不是单一的果实,而是几个独立的果实沿着螺旋线紧密排列成螺旋状的集合。也许是因为“果多力少”,菠萝吃起来特别酸甜。菠萝生长迅速,只要把它的绿冠或侧根埋在培养料里,在热带气候下很容易生根结果。原产于美洲的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很早就开始繁殖和种植菠萝。到公元1600年,菠萝种植区已经包括巴西北部和东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的部分地区,其中加勒比海东部的瓜德罗普岛是欧洲人最早接触菠萝的地方。

据《拉鲁斯美食百科全书》记载,1493年,意大利探险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受到西班牙王室的资助。当他第二次航行到达美洲的瓜德罗普岛时,他将菠萝视为献给国王和王后的礼物,并将其与其他美国食物一起带回西班牙。因此,菠萝成为第一个从新大陆带回欧洲的凤梨科植物。

其奇特的外形和香甜多汁的口感让菠萝第一次受到欢迎。西班牙公主的导师彼得,记录了费迪南国王第一次品尝菠萝时的描述:“这种来自另一个国家的水果,形状和颜色都像松果。它长满了鳞片,但比松果更结实,它的味道优于所有其他水果!”从此,大帆船开始为贵族运送这种“国王的果实”。为了让难以长期存活的菠萝经历长途跋涉而不失风味,发明了由小屋改造而成的海上苗圃。漂浮的离岸种植园将菠萝这样的热带植物带到了欧洲贵族的餐桌上,但毫无疑问,它相当昂贵,因此欧洲殖民者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海外种植园。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从北非到南非,从马来西亚到澳大利亚,甚至是产量最高的夏威夷,都出现了菠萝。

但是回到16世纪的欧洲,尤其是在寒冷地区,种植菠萝几乎是不可能的。菠萝耐不住霜冻,它脆弱的根系需要良好的排水和通风。为了让菠萝在温暖的环境中生长,皇家园丁们费尽心思,想出了一个又一个解决方案。比如菠萝种在一个带加热器的木质帐篷里,帐篷里挂着温度计,里面人为填充加热器燃料,保持帐篷内的温度。维护这样的温室自然是费时费力的。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是查理二世创立的英国皇家学会的成员,他在他的随笔《地球的哲学话语》中阐述了一个用天然气能源制作温床的想法:在成人身高那么深的温床中装满肥料,在温床上方放置一个可移动的木托盘。在温床底部产生的自然热量的作用下,种植在托盘中的热植物会健康生长——这种园艺早期为吃菠萝而发明的温床也被称为“菠萝炉”。

1675年,查理二世收到第一个在英国成功培育的菠萝作为贡品,也就是开篇画中描绘的内容。“菠萝炉”的成功点燃了人们种植其他热带植物的热情,促进了温室技术的发展。使用有角度的玻璃来增强光照、热风道的“空空腔墙”、肥料加热坑等技术都有使用。705年,英国安妮女王下令在肯辛顿宫建造一座名为“花房”的大型建筑,这里常年开满了来自其他国家的娇嫩植物。女王的温室启发了其他欧洲国家的景观设计师,他们争先恐后地为雇主建造透明、隔热的温室,这些温室适合热带植物生长。1847年,长约90米、高约3层的“冬季花园”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落成。水晶宫,1851年伦敦世界博览会的举办地,本质上是一个大型玻璃温室。

1907年,纽约人利奥·贝克兰德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聚合物——酚醛塑料,揭开了塑料温室的序幕。温室的存在改变了世界的农业格局,突破了农作物和观赏植物的季节和地域限制,追根溯源,看似普通的菠萝和“菠萝灶”功不可没。

2从“国王的水果”到普通罐头

"葡萄酒、玫瑰水和糖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这是哥伦布第一次品尝菠萝的总结。在白砂糖对欧洲人来说还是奢侈品的年代,菠萝特有的甜味格外诱人。更何况从哥伦布第一次带回菠萝到“菠萝烤箱”成功培育菠萝的两百多年里,因为海运成本和种植难度,菠萝在欧洲大陆并不多见。高峰时售价可达8000-10000美元,甚至单个菠萝都可以作为贵族的贡品。

雇佣优秀的园丁建造“菠萝炉”,并成功地把产自其中的新鲜菠萝摆上宴席,是各国贵族实力和财富的体现。1675年,查理二世接受皇家园丁约翰种植的菠萝,特意安排宫廷画师记录下这一幕;1733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收到了一个在凡尔赛种植的菠萝;传说在1796年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去世前,她想最后一次品尝菠萝的香甜……可以说,在欧洲,17至18世纪的菠萝更像是财富的象征,而不是简单的水果。

在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的一次宫廷宴会上,餐桌中央的甜点和水果上面放了一个新鲜的菠萝,格外引人注目。欧洲政要被邀请参加宴会,炫耀三次英荷战争后英国海军的崛起。查理二世亲自切开菠萝,分发给在场的宾客和外国使节。这不仅是待客的姿态,也是对英国国力的一种变相展示。直到今天,英国王室接待外宾时,仍保留着在宴会桌上放置菠萝作为装饰品的传统;在英国女王的国宴上,菠萝装饰是必不可少的餐具,甚至西餐的银刀叉把上的图案装饰,王室也一直偏爱使用菠萝图案。

桌上有菠萝,既体现了主人的诚意,也代表了酒席的水平。回到17-18世纪的欧洲,只要桌子中央出现一个菠萝,就说明这场宴会非同寻常。菠萝,财富和权力的象征,就像一个戴着皇冠的国王。它在餐桌的视觉中心俯视众生,给客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热衷于社交生活的欧洲富裕家庭和小贵族也想效仿王室,但他们没有皇家园丁为他们建造“菠萝炉”,也无法花大价钱购买远航而来的异国水果,于是诞生了一个奇特的市场——菠萝出租。

买一个菠萝可能意味着失去一切,所以租一个吧。18世纪,欧洲出现了新的菠萝出租公司,专门为社交餐桌准备和装饰菠萝。租来的菠萝是用来欣赏和羡慕的,像一件代表贵族气质的艺术品。宴会结束后,租赁公司小心翼翼地收拾好菠萝,去参加下一个宴会。能在宴会上切菠萝,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客人吃的,就是查理二世这样的国王。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菠萝突破了食物的限制,成为一种极具精神气质的艺术,并从上到下悄然渗透到欧洲的艺术、建筑、文化礼仪中。在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大卫·科波菲尔》中,主人公“有时会一路走到考文特花园市场仔细看菠萝”;在《基督山伯爵》中,弗朗兹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餐厅,看到西西里菠萝以金字塔形状堆积在一个饰有无价古风的浮雕果篮里。画中有数不清的菠萝,属于一个重要的绘画题材。在建筑领域,英国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上的菠萝装饰,英国苏格兰邓莫尔宫上的菠萝屋顶,都在默默诉说着菠萝在过去的辉煌。这种时尚潮流起源于16世纪的欧洲,一直持续到18世纪。

19世纪,美国人詹姆斯·多尔在持续的菠萝繁荣中看到了商机。在多尔时代,罐头食品已经被发明,这意味着菠萝的保存不再是问题。1899年,多尔来到气候适宜的夏威夷瓦胡岛瓦西瓦,开始大规模尝试温室种植菠萝。1901年,多尔成立了夏威夷菠萝公司,在随后的70年里,该公司生产了世界上75%的菠萝。掌握了菠萝罐头的秘密后,菠萝的销量大增,夏威夷的名字也因此与菠萝联系在一起。1907年,夏威夷岛生产的菠萝罐头被送往檀香山,并在美国杂志上做广告。1911年,公司的工程师们发明了一种机器,可以以每分钟100个的速度对菠萝进行削皮、去核和切割。大规模的生产和罐装技术的应用,使得菠萝终于从贵族餐桌进入了百姓的厨房。

时至今日,菠萝虽然已经成为日常水果,但在水果市场和超市里,却随处可见。但是菠萝的辉煌历史已经用装饰图案融入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在欧洲的餐厅里经常可以看到菠萝形状的标志,在餐具、布料、家居装饰品上也可以看到关于菠萝的时尚元素。

菠萝蜜、菠萝和菠萝

菠萝的英文名大概是哥伦布第二次航行遇到它的时候确定的。这种“外表看起来很恶心,硬如松果,果肉却像苹果”的奇异水果,被剧组称为“印度群岛的松树”;后来在英语世界被称为“菠萝”,即“松树”和“苹果”的合成词,意为“形似松塔的苹果”。菠萝在欧洲世界还有其他称呼,如荷兰语和德语中的“Ananas”,来源于词根“nana”,意为“极好的水果”。菠萝的学名Bromel,来源于瑞典内科医生Olaf Bromell,他首创了植物学定义中的菠萝属。

“Bro”听起来像中文“菠萝”的发音,但菠萝这个中文名字的由来其实来自另一个故事。如果说在欧洲人眼里,菠萝果就像一个大松果,那么在16世纪的中国人眼里,菠萝壳上均匀分布的刺或六边形,就颇像佛祖的发髻——“波罗”,梵语意为“彼岸”,于是诞生了一个很佛教的名字。中国最早的菠萝文献记载在清代吴启聪的《植物名实考辨》中:“苦豆子产于广东,波罗,生于山野。像萝卜一样真实,叶子一簇一簇的,牙齿又尖又深,口感好,色香味俱佳...又名范楼子,其形如兰,叶长密,茎剥皮,叶加固。果熟金黄,皮坚如鱼鳞,去皮食肉,甜无渣,六月熟。”

还有一种说法是,菠萝的名字来源于菠萝蜜,是一种原产于印度的亚洲水果,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传入我国西南地区栽培。可能是因为两者都有黄色的外壳,有密集的突起,外观上比较混乱,所以菠萝在闽南也俗称范菠萝蜜,意思是范是外来的。但是很快发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水果。清朝嘉庆年间,高敬亭编著的《尹正提要》中首次出现了“草头凤梨”,表明随着种植范围的扩大,人们对这种水果植物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菠萝的广泛分布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名称,如“博罗、范楼子、露兜子、地菠萝、草菠萝、王来、王力、黄梨、菠萝”等。除了菠萝,最广为人知的名字就是菠萝。

20世纪50年代,葡萄牙殖民者将菠萝带到澳门,然后传播到中国东南沿海。17世纪初,它们传到福建,然后从福建传到台湾省。“黄”字与“王”字在福建闽南语古语中谐音,形似梨子的黄色菠萝在这里称为“王(黄)梨”,与“王来”谐音。到了台湾省,继承了闽南语的“来”字,看到这种奇特的水果“其果有一簇叶子,状如凤尾”,就想到了“有凤赖艺”,简称“凤来”。在音、义、形的变化中,“凤来”逐渐被“菠萝”所取代。康熙年间高拱淦所作的《台湾府志》中,有凤梨及其描述:“果属凤梨,叶宽如蒲草,两面有刺。果实生于一簇簇的心,皮似菠萝蜜,色黄,味酸甜。果实末端有一簇叶子,可做成凤凰,故名。”

所以菠萝和凤梨虽然名字不同,但其实是同一种水果,只是因为品种不同,味道也不同。作为世界十大菠萝生产国之一,菠萝主要分布在中国的广东、广西、海南、福建、云南等地,满足国内外对鲜菠萝、菠萝罐头、菠萝干、菠萝汁的旺盛市场需求。

美食天地

餐桌上多种多样的美味

香味浓郁是菠萝最大的特点。一个成熟的菠萝果实口感酸甜(来自果糖和柠檬酸),其浓郁的风味来自果肉中果味酯、香草香精和丁香香精的混合。菠萝汁富含水分,果肉紧实,还含有一点纤维——所有这些特性决定了这种水果不仅可以在果蔬行业轻松使用,还可以作为甜点和菜肴的完美搭配。

削皮切块是菠萝最常见的吃法。不过对于爱在甜食里加一点盐的潮汕人来说,菠萝是可以蘸酱油吃的。这种看似奇妙的吃法,是用盐破坏菠萝蛋白酶,减少对胃的刺激。二是通过咸味的对比突出菠萝的甜味,使口味层次更加丰富。

蛋白酶可以通过烹饪和加热去除。加工后的菠萝可制成饮料,或菠萝酱、凤梨酥、凤梨派等甜点。它可以作为一道菜来制作菠萝咕、菠萝糖醋排骨、菠萝鸡,或者菠萝披萨、菠萝炒饭等主食。尤其是做菠萝炒饭的时候,厨师会把菠萝竖着切成两半,dig 空把果肉切成小块,和米饭一起炒,然后放入菠萝壳的容器里。

编辑:朱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