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林榆的百岁人生:常思粤剧兴衰 长留好戏连台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林宇生前多次接受《羊城晚报》采访。郑勋摄“新中国粤剧革新的推手”去世。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艾秀玉李立功魏峰

2022年5月12日凌晨3时,被誉为“新中国粤剧革新推动者”的林宇在佛山陈村医院去世,享年103岁。

作为广东省粤剧团(广东省粤剧院的前身)的创始人和首任团长,林宇不仅是新中国粤剧的组织者,也是为现代粤剧的改革和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艺术家。他一生致力于粤剧艺术,共执导粤剧36部,其中颇有艺术造诣的剧目有《山水情》、《屈原》、《关汉卿》等,还创作了《镜花缘》、《北国记》、《金鸡岭》、《花蕊夫人》和《花伦传》等10部粤剧剧本。

“我父亲一生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更是一个革命艺术家。”朱颖集团原副总经理、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原会长林宇之子林希平5月13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父亲林宇生前并没有太多疾病。"他在睡梦中平静地死去了。"

林宇的一生跌宕起伏,从街头宣传抗战的热血青年到东江纵队的文艺骨干,从北国首都受到主席接见的文艺代表到南国广州接手粤剧的改革家。

念及此,学习艺术的年轻人加入了这场革命。

1920年12月,林宇出生在东莞厚街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中学毕业后,他考入广东艺术学院学习戏剧。1938年,中国的山河被日本侵略者破坏了。未满18岁的林宇在一个小木屋里秘密参加了入党宣誓仪式,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他怀着一颗温暖的心,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频繁组织同学走上街头,以文艺形式宣传抗战。

1943年,林宇从美术学院毕业,到东莞大岭山,加入华南敌后抗日武装东江纵队。在这支革命队伍中,林宇用广东方言创作了许多革命歌曲,如《人民军队来了》、《光荣输出》等,并在队中演唱。他还自编自导自演了《春归》等多部话剧,并在各单位巡回演出,鼓舞革命士气。

军队生活锻炼了林宇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革命信念。回忆革命岁月,林宇曾说:“我们白天和部队一起在山沟丛林里战斗,在枪林弹雨中出入,晚上蹲在油灯下创作。虽然很辛苦,但总是充满激情。”

1946年,中共广东省委员会因为被汉奸出卖,遭到严重破坏。为了保存实力,中共中央决定暂停广东地下党的活动。组织突然中断,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搜捕,林宇机智地在国民党县党部谋得一个职位,并以此身份为掩护,积极寻找党组织。“我父亲曾经告诉我,那时候,我在狼窝里。哪怕漏了半句,随时都会被斩首。即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父亲的政治信仰也丝毫没有动摇。”林西平说。

通过不懈的努力,林宇终于和党组织取得了联系。1946年年中,移居香港,参与组建中原剧社。当时,中原戏剧艺术社一方面组织香港进步学生排练进步戏剧,发掘和培养进步青年文艺人才;一方面自筹资金,排演了《白毛女》《晋升图》等剧目,在香港明星皇家剧院连续演出,好评如潮。剧社中、、傅、梁、李铭等文化名人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文化战线上的领军人物或业务骨干。

林宇(左)受到周恩来总理和林西平的接见,进行南方改革,南方红豆发芽了。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林宇作为代表赴京出席第一次全国文化大会和第一次中华全国青年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同年10月,广州解放后,参加广州军管会工作的林宇被指派为军管会文艺部接管小组组长,任务是“接管一切与文艺有关的敌产”,包括乐山剧院、大华电影院(后改名为南方剧院)、九曜园和沙面电影仓库等大众娱乐场所。

林宇生前向羊城晚报记者回忆了这段往事。他说,当时广州市民的娱乐除了去电影院就是去大剧院,但“电影院放映的电影很少,只有几部国产片和苏联片,所以观众蜂拥到大剧院”。当时的广州,有海珠、乐山、太平、东乐等剧院,有大新公司天台、石现公司天台等六七个表演粤剧的戏台。“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观众进进出出”。但是城市里的剧团质量参差不齐,剧场上演的剧也很乱。很多粤剧只是一味追求离奇故事,甚至存在一些宣扬迷信、暴力、卖淫等问题。

“如何管理剧团的剧目,如何改革粤剧,如何排出更多的好剧,成了当务之急。我们也开始意识到改革粤剧是一项复杂而长期的任务。因为涉及到民族传统艺术和民族文化的问题,有糟粕也有精华,不能简单粗暴行事。”林宇向羊城晚报记者坦言,虽然自己是戏剧专业的,但在南方生涯之初,对粤剧并无感情。他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开始考虑的。没想到他从接手剧场变成接手粤剧,后来又投身接手粤剧,大半辈子都成了粤剧爱好者。

谈及当时的粤剧改革,强调有一个系统化的过程:先是聘请陈、、林、傅、李文申等人组成粤剧编剧团,创作、改编、移植了一批剧本,如《白毛女》、《龙凤吟》、《红娘》、《珠江泪》等。后来,为了鼓励剧团演出“新粤剧”,接管团还得到了税务单位的支持,免除了“娱乐税”。"所以,当时的‘新粤剧’很受粤剧团的欢迎."林宇曾回忆说,1951年春节,永光明剧团在人民大剧院(原海珠剧院)上演了新编粤剧《红娘子》,座无虚席,观众非常喜欢。“剧院的售票处每天都要用麻布袋装钱,而且传到了美国。

之后,林宇率领广东粤剧代表团参加全国演出,并于1953年组建了第一个国营粤剧团(广东粤剧院的前身),把粤剧改革推向了一个新阶段,优秀作品逐渐增多。

1956年,由林宇改编,马师曾、冼女红主演的粤剧《寻访学园》赴京演出。周恩来总理看后在座谈会上充分肯定了广东粤剧的创新发展:“粤剧是中国南方的红豆,要重视。”《寻访学苑》的成功,使粤剧在全国剧坛树立了自己的艺术形象,确立了“南国红豆”的社会地位,可谓“字无亮色的红豆,居然动了北京”。

1964年,林宇的现代粤剧《山国风光》再次好评如潮,被业界誉为“现代粤剧改革的标志性作品”。林宇和主演的《山风云》也再次受到了周总理的接见。

我对粤剧很痴迷,很痴迷。

1985年,65岁的林宇正式退休,但他对粤剧的热情和关注并未就此止步。相反,他在家伏案写了20多年的剧本。这一时期创作了《伦传奇》、《花蕊夫人》、《刀剑南旋》、《唐伯虎传》、《饮马珠江》等六部戏剧。直到2011年左右,林宇病重,他被迫停止写作。

在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丁凡看来,林宇的执着是最可贵的地方:“林老是一个对艺术有着极大追求的人,无论是当导演、当院长,还是退休后,都全身心地投入到粤剧事业中。九十岁了,还在写剧本,创作水平极高,让我觉得很棒。”

1993年出版的《伦传奇》和《花蕊夫人》,构思巧妙,歌词精彩,受到戏剧界的高度评价。至今,《伦许文传奇》已演出八百余场,成为经久不衰、观众喜闻乐见的好戏。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奖项,包括文化部文华新剧奖、第五届广东艺术节编剧一等奖、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等。著名国剧专家刘厚生看过该剧后曾评价“南国新花名不虚传”。

然而,与个人的赞誉和荣耀相比,林宇更关心粤剧产业的整体发展。2013年3月,年近93岁的出席广东粤剧工作者座谈会,与冼乃鸿、李、、小、秦仲英等广东粤剧界老艺术家共同探讨粤剧的发展与困境。当得知自己创作的《伦许文传奇》入选中央举办的全国优秀剧目展演并再次进京演出时,林宇又喜又忧地说:“19年前我就出去演出了,19年后还是这个剧本?”他希望编剧们能以十年磨一剑的精神来磨砺剧本。他还建议剧团培养编剧,期待出现高学历的粤剧人才,甚至粤剧博士。

林宇也不遗余力地关心和支持年轻一代。丁凡说,“我在1980年来到联盟。那时,他是副总统。我们看到一群年轻人进来,他就坚持要成立一个青年实践团,让初出茅庐的我们来带头。”

谈起往事,丁凡的话语中充满了感激:“林老虽然比我们大很多,但他一点架子都没有,总是鼓励我们年轻人。100岁生日的时候,他让我坐他旁边,一直问我‘你现在怎么样了?上演什么?你做什么活动?“注意你的健康!”他一直很关心我们的后代。"

著名漫画家廖对的行为十分欣赏,曾赠送一幅字画,上书“今夜做元帅,明日做臣子,不介意屈伸,做人生楷模”,充分展示了的哲学平和与和谐。

2018年,林宇亲笔题词“南方红豆再发新枝”赠送广东粤剧院,鼓励后来者继续进取。2019年底,在百岁生日之际,林宇和家人做出决定,将自己积攒了十几年的珍贵手稿捐赠给粤剧艺术博物馆,希望能为粤剧艺术的传承尽一点绵薄之力

“他同时具有一个老革命和一个杰出艺术家的双重精神。他以平常心对待人生的酸甜苦辣;豁达包容,以洒脱包容之心待人。”林西平总结道:“这是我父亲最大的人格特征。这种性格使他经受住了一个世纪的各种风浪;这种性格使他在革命事业和艺术创作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也正是这种性格,使他能够长命百岁。”

1949年广州解放后,林宇和他的妻子尹素长期团聚。粤剧和粤剧记住的林西平供图;

先生,这种风格永远不会过时。

林宇的逝世是广东文艺界的一大损失。消息称,粤剧、戏曲界多位艺人通过羊城晚报表达了与林老的离别之情。

广东歌剧院院长、广东歌剧院表演艺术家曾:林宇先生是广东歌剧院的老领导,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编导的剧目对粤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由他执导的《关汉卿》、《山风云》成为广东粤剧院的瑰宝,经久不衰,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粤剧表演艺术家、“文华奖”、“梅花奖”获得者丁凡:林老艺术品位高,不断创新。他的艺术观和创新思维为粤剧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有眼光、有追求、有时代感,推动了传统戏剧的改革。林宇先生是粤剧改革的旗帜。

粤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获得者陈:早年有幸排演过林老编著的《论文序》。老人对艺术的坚持和执着,让我终生难忘。《伦许文传奇》的剧本几经修改,林老一次次的“不满”终于让该剧有了后来的模样。他也为我们的排练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伦许文的传奇能流传至今,其业绩经久不衰。我觉得林老夏的苦心最大。他是艺术大师!

表演艺术家、“星戏”传承人梁玉嵘:惊悉林宇先生逝世,万分悲痛!粤剧界失去了一位大师。林前辈一生致力于粤剧事业,兼顾行政艺术,创作了众多脍炙人口的经典剧目。他是粤剧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愿老先生一路走好,我永远怀念他!

花旦,广东歌剧院新生代,青衣谭晴宜:第一次知道林老在排演《伦文序传奇》的时候,剧本里写了他的名字,我就记住了。虽然我从未见过林老,但他自编自导的许多经久不衰的经典剧目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也演过这些戏。林老的精神和艺术造诣永远活在我心中。先生,永恒。

广州粤剧学院青年华云岭:感谢林老此生对粤剧的贡献,悼念他的逝世!我们粤剧后辈,一定会秉承他对粤剧事业的无私奉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