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23天,结束漂泊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原标题:23天,流浪结束

朱碧晨设计

离开避难所后,52岁的陈在上海街头露宿了23天,得到了一份有吃有住的临时工作。

在上海杨浦区控江路街道的一个居民区,陈负责一栋密封的楼房。他白天收垃圾,给楼里的住户送快件,杀楼角,晚上睡底楼的行军床,一天挣400元。

陈在社区送快递。本文图片均为该报记者李佳伟(除署名外)。

陈负责社区的建设。

陈很兴奋地穿上了新的行头。5月9日,他再次接受本报(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摸了摸自己的防护服,说:“我们‘大白’是为楼里的住户服务的”。

二十多天前,四月十五日,陈从上海世博收容所医院出院。他曾经待在一个朋友的裁缝店里。出舱后,他的朋友谢绝了他。他无处可去,不得不露宿街头。

他搜过背风的台阶,溜进过空的拆迁房,住过帐篷,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或许他经历过风雨,他总是乐观地解释自己的处境。“这几天很多人在外面飘都不容易,感觉还不错。”

陈的情况并非孤例。

一名住家保姆说,离开小屋前,雇主给她发了工资,叫她不要再来。一个保洁员和四五个人共用一个不到10平米的房间。房东问:“你回到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我们怎么办?”

根据上海的政策,出境人员将由各区“闭环转运”送回居住地,并在家进行7天监控。村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等。各区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挠治愈出院病人和医学观察人员返回居住地。事实上,绝大多数出境人员都顺利回家了。

但由于居住环境拥挤、无固定住所、人员流动等各种原因,有些人出舱后不得不开始漂流。

日子总是在前进,他们的处境也在变化。

陈在黄浦区永寿路某商厦一楼的台阶上住了一个星期。本报记者龚中国图片

“外面风很大,晚上有点冷”

外滩两公里外,黄浦区永寿路某商厦地下一层的台阶上,还放着一个黄色的海绵坐垫。陈把它捡起来,放下。

从4月18日到25日,他在这里睡了一个星期。4月23日下午,记者见到他时,他的铺位旁有一个黑色的行李箱,两个鼓鼓囊囊的绿色袋子,四季的衣服,床单等生活用品,一套美发工具,一个小电饭锅,一袋大米。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他走到哪里都带着。

本来,他应该把这些包带回住处的。

2022年1月起,陈住进朋友袁先生的裁缝店,该店属于黄浦区小东门东街一带,一月交了800元房租。那里住着8、9个人。他睡在稍微高一点的服装桌上。因为个子不高,晚上爬上去要踮着脚。

3月29日,陈因感染住进了收容所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于4月15日获准出舱,并拿到了解除隔离的医学证明。那天他被送回了住处。

陈借了裁缝店,赫元就在门口。

他联系袁先生回家,对方委婉表示为难。“因为他们几个,有人会抱怨,就这样。”陈明白,这没什么好说的,他一个人会做得很好。

无家可归,离开小屋的前一天晚上,陈就睡在东大街的小区里。那几天恰逢上海下雨。他说其他的都好处理,就是没有被子。“外面风大,晚上有点冷”。

在东门街东街一带,陈在一间拆迁房里住了两夜,房门紧锁。

东街属于老城区,是上海拆迁改造的重点区域之一。陈在这里有过一次奇遇。他说,街上有人告诉他,旁边一个拆迁房有床可以睡。里面的工人刚刚搬走,门没有锁。4月16日,他搬进了这个简陋的拆迁房,有了一个空遮风挡雨的房间。

在东门街东街一带,部分门窗已经被混凝土块堵住。

但是好景不长。4月17日晚,半夜突然有人闯进来,搜了一圈,说陈当枕头用的被子是他的。房间里的方便面、鸡蛋、花生都被陈吃了。借着手机的微弱灯光,陈看到了对方穿着保安制服。他解释说,他没有碰过房间里的食物,只是用过被子。陌生男子要求他支付200元。

“我不想在半夜和他争论。我跟他说我身上没多少钱,给了他110多块。”陈说,他留了电话,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对方又打来电话,警告他不想惹麻烦,于是当天就搬走了。

报社记者在东街找到了这所房子。现在门是锁着的,周围没人。附近有很多空拆迁房,有的门窗已经被混凝土块堵住了。

“想找点事做,找个有吃有住的志愿者”

4月18日,陈背着行李,骑着自行车来到永寿路,在一个凹陷的台阶上落脚。“这里背风,不冷”。

陈在黄浦区永寿路附近找到一台水泵。

他找了附近的水泵,解决了洗漱的问题,用电饭锅煮了粥。他早上可以吃两顿饭。大米和糯米是他的日常用品。一百米外,宁海东路上的一家全家已经恢复营业。陈偶尔去买泡面、面包和咸鸭蛋。

他围成一圈示意说:“东西很贵。这么大的面包要6块”。

陈离开船舱后,坚持要做核酸。只要遇到街上的居民,排队检测,他都免费去那里一起做,这样随时可以保证48小时内有核酸阴性报告。上海封锁期间,警察在很多路口设卡检查登记,48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是必须的。

陈在街上找网点给手机和充电宝充电,满了就尽量存。打开手机,他看到最多的就是微信群里的各种招聘信息。

他需要工作。

对陈来说,结束露宿街头的方法不是简单地找一个睡觉的房间。“我想找点事做,做个有吃有住的‘志愿者’。”

陈的微信里有很多招聘信息。

他加了很多招聘微信群,每天都有通知跳出来,比如招募收容所医院志愿者、物资装卸工、建筑工作人员、打扫公厕等。可惜合适的机会不多。一次,一家收容所医院的志愿者招募信息吸引了他。800块钱一天,他看到消息后,马上和招聘人员私聊。

“哥哥,能给我一个吗?”他用微信语音问。

“48小时有核酸吗?”问他。

“是的。”

“今年多大了?”

"52。"

“大哥,你仔细看看招聘启事——50岁以内。”

52岁的陈经常在采访中提到他的年龄,因为许多招聘广告都有年龄限制:18-50岁。这让他错过了几次高薪的机会。

在上海20多年,找工作对陈来说一直是家常便饭。

1999年与妻子离婚后,他从老家湖北钟祥来到上海,从此一个人生活。这些年来,他在上海打过零工,在外地干过,剪过发,在饭店端过菜。他还向厨师学习了上海本地菜肴。

如果不是疫情,厨师是他的主业。陈自信地说,他会做包子、灌汤包、红烧肉、素鸡、素鲍鱼、辣酱、白菜肉丝和各种盖浇饭的浇头。

“都是小旅馆,私人老板。老板们人好的时候工作时间长,相处不好的时候工作时间短。”他说工作经常变动。

"万一他康复了,大楼的其他部分怎么办?"

出舱后露宿街头的不止陈一人。

在西藏南路亚龙国际出入口的玻璃隔间里,汤泉睡在一张长沙发上。

4月下旬,汤泉住在距离陈几百米的西藏南路亚龙国际出入口的玻璃隔间里。4月23日,他从收容所医院出院后,回到他租住的地方,但未能进去。他是亚龙国际的保洁员,于是去公司求助,公司说无能为力。

我哪儿也进不去。汤泉不想大吵大闹。“我不想给单位添麻烦,也不想给居委会添麻烦。我就找个空的地方把自己隔离在外面,只要有饭吃。”中年人无奈的说道。

亚龙国际物业相关负责人孙先生向导报记者解释,商务楼不具备隔离条件,没有办法接收离职员工。他们的4名员工已经陆续被感染,其中一人出舱后已经回到小区。公司将为无法返回社区的员工联系酒店,费用由公司承担。

但是疫情期间酒店很难找。“附近的酒店都找遍了,打了很多电话,都找不到。有的关了,有的满了。”孙先生说。

汤泉住在巨鹿路270号,一栋旧砖木结构的房子。

社区管理者也感到进退两难。汤泉住在巨鹿路270号,是一栋旧砖木结构的房子,住了很多人。汤泉住的3楼有7、8个租客。楼里的领导告诉记者,楼里的空房间比较窄,是煤炭和环卫共用的,不是不想让汤泉回来,而是不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

"万一他康复了,大楼的其他部分怎么办?"楼领导说。

楼内居民认为汤泉应该由单位接管。4月1日,浦西关闭前,汤泉提出回公司。邻居劝他呆在家里隔离,他却执意要去。此后,他在工作中感染了病毒,住进了医院。“他得自己出去挣钱。为什么他现在要把风险交给我们?”一位居民说。

唐的房间空比较局促,楼领导说没有隔离条件。

公司给汤泉提供了一张躺椅,他把被子放在上面睡觉。上述物业负责人表示,会为汤泉等外出员工管理伙食。唐留了心眼,把在收容所医院治疗时早饭吃不完的面包、牛奶、鸡蛋装进袋子里,出舱以备不时之需。

本报记者5月9日回访亚龙国际时,现场一名物业工作人员表示,汤泉在健康检查期结束后,已返回小区居住。

“上海解封后,我还是要回去干老本行。”

陈的微信掉落到窗前,每一条消息都可能结束他的流浪。

陈在杨浦区卸货期间打工。

4月24日,他看到一条装卸材料的招聘信息,日薪,一天300元。他被提供食物和住处。他要求会诊,所有条件都符合。唯一的问题是工作地点在10公里外的杨浦区燕春公园附近,需要自己去开会。上海的公交、地铁基本停运,机动车只能持通行证上路。旅行有许多限制。

这并没有难住陈。在永寿路睡觉的时候,他注意到附近有一家海友酒店,每天都有面包车过来收运床单被褥。4月25日,他问货车老板能不能走。对方说可以,路费200元。

陈拿起行李,上车。成交。

在燕春公园旁边,他和十几个工友找了个地方,睡在帐篷和遮檐下。4月25日晚,一场暴雨袭击上海,暴雨斜斜地落了进来。陈站起来,靠在墙上,先把被褥放好,等雨小了再铺开。

他们负责为小区居民卸货。大货柜车从外省市赶来,停在小区门前。陈和他的工友们一个接一个地搬运物资,包括鸡蛋、蔬菜和肉类。陈说,卸货要用巧劲,用力过猛菜篮子就坏了。一个小区卸完,去下一个小区,一天下来腰酸背痛。

装卸工作不是每天都有的。闲下来就翻出行李里的理发工具,找人理发。“帅哥,我这里需要理发和修面吗?”他通常会问。理发店都关门了,他也不缺客人。他的价格不高,一次10元或者15元。“你赚不到足够的钱。就像做生意一样。”他说。

5月8日中午,他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兄弟,找点事做。我们这里缺人。”

“什么工作?”

“看楼,400块一天,包吃住,我想快点来。”

陈在社区送快递。

陈说,他当时非常激动。他知道他不是唯一一个会收到这种招聘的人,但昨晚就没了。他开着借来的电瓶车,拿着行李迅速出发,当天中午就完成了对接。

现在,陈每天早上穿上防护服,先拿两个垃圾桶上楼收垃圾,从28楼接到1楼。喘口气,他准备好消毒液,背上一个电动消毒喷雾器,然后上楼去杀。走廊、通道、扶手、门把手和建筑物的公共区域都进行了地毯喷涂和消毒。每天上午和下午,每家每户的快递包裹都要送到家门口。

流浪街头二十多天后,他的生活变得忙碌而踏实。“最起码能吃能住,还能赚点零花钱。这十天半月有几千个。”他说,这座建筑预计将持续两周。

至于下一步,“还是边干边看吧,然后再找工作。”陈顿了顿,说:“上海解禁后,还是要重操旧业,做个厨师,稳定一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