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留法硕士村湾里建起“文艺部落” 游客纷至沓来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法国硕士湾建起了一个“文学部落”,游客纷纷来到村民家中,他们的就业收入也增加了。

长江日报记者张恒摄

□长江日报记者张恒通讯员孙克良鸟

“211大学”毕业后,去法国读硕士;从世界500强企业辞职学习外贸钢琴制作;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工匠在村湾定居...

这种对普通人来说不可思议的生活发生在这个叫张哲的年轻人身上。

在武汉市蔡甸区大集街道黄瑚村,一个荒废了12年的校园,3年前在国企武汉农业集团的配合下,被张哲和工匠朋友改造成了一个名为优优方善的文艺部落。他们还把家从城市的各个角落搬到村湾,成为“新村民”。大家在这里品茶艺,做古琴,做陶器,练武术,学中医,谈旋律。

这群植根于村湾“文艺部落”的年轻人,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让来到黄虎村的人感受到慢节奏,优雅的氛围,平衡好接待和创作的时间,尽可能地分享文化艺术带来的快乐。请周边村民到山房做客,让村民有更多的技能来丰富生活。

1.村里出台政策帮助他追求梦想。

36岁的张哲中等身材,短发,皮肤黝黑。她穿着蓝色速干套装,黑色运动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话逻辑缜密。

回忆起十几年学琴、制琴的经历,以及创办悠游山居的往事,张哲感触颇深:“我留学期间,很多法国朋友问我对中国传统乐器和中医是否熟悉。当时由于缺乏传统文化知识的积累,我无法回答,但对方可以点评一二。被问的人有的是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有的则并不友好。”

张哲在2011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回到中国,并在北京的一家世界500强公司短暂工作,从事葡萄酒贸易。

张哲说,在北京期间,他主动接触北京的文学界,并被中国传统技艺深深吸引。他决定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踏上向老师学习制作古琴的道路。

来黄瑚村之前,张哲走遍了中国的名山大川,接触了古琴、旋律、木艺,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也是老师和朋友。在此期间,他认识了他的妻子戴。戴笠大学学习园艺,然后专攻传统文化五年。

2017年,在武汉市开工作室的张哲无意间闯入了刚刚完成美丽乡村建设的黄瑚村。

张哲说,村里有很多灰瓦白墙的农家乐,山里不时有鸟儿歌唱,村里离市区和后官湖湿地公园也很近,但鲜有游客踏足。村子还在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知音文化和法国文化融合的地方。“这不是我理想中的地方吗?”

2018年,在街道和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黄瑚村成立了乡村旅游合作社,制定了文化创意企业租房、贷款贴息等优惠政策,实行“空闲置农房+文化创意+经济发展”的模式,吸引农民空闲置的52家农房对外投资,实现农民增收和可持续发展。

“当时我们这群好朋友普遍面临市区房子租金上涨,租期短,市场压力大。”张哲说,听说村里出台了扶持政策,他和朋友租了一栋面积14000平方米的闲置校舍作为创作场所,并空买了一栋农家院用于日常生活。

当年年底,“悠游山居”正式对外营业。仅张哲在房租、房屋装修和日常维护方面就投入了400多万元。工匠们品味茶艺,制作古琴,制作陶器,练习武术,学习中医,谈论旋律,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

新冠肺炎的突然爆发使张哲意识到诗歌与现实的矛盾。2020年,为了维持悠悠山房的运营,缓解资金压力,张哲卖掉了自己在中心城区的两套房和一辆车。这个家庭在黄瑚村扎了根。

资金压力暂时缓解,无论山房是会封闭还是开放,张哲夫妇都会和朋友商量后对项目重新定位:“安居乐业,家”。他们希望通过开展各种与传统文化相关的项目,让来到黄瑚村的人感受到一种“慢”的节奏,“韵”的情调,“雅”的氛围,让这里的土著村民多一些技能,多一些收入。

220多名艺术家成为黄瑚村的“新村民”。

蔡甸区大集街道黄瑚村,地处官湖背面,三面环湖,一面背山,植被茂密,环境幽静。

顺着导航的指引,记者驾车驶离主干道天鹅湖大道,拐进一条蜿蜒曲折的村湾小道。行驶了大约500米后,他在一片山林中看到了一个白墙红瓦的院落。院子里灰色的木门半掩着,门边立着一块小招牌,上面写着“悠游山居的艺术与简单生活”。

步入院落,几排平房围成的独立院落,隐约能看到一所村办小学的影子。中央庭院的操场被改造成绿地,教室被改造成各种独立工作室。

郎朗的读书声早已消失,闲置的乡村学校的使命一直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在南翼,漆匠段正在他的漆艺工作室里埋头打磨古琴的漆面。这架钢琴对段来说是很特别的,他用了很大的心思制作它。

段说,是一个小学生订的这架钢琴。“买琴的钱是孩子从小积攒的压岁钱。他希望用这把古琴作为初中的礼物”。

手工制作一把古琴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有100多道工序。仅打磨和喷漆的工序就要做50多次。段说,古琴的智慧可以在琴的制作过程中欣赏,琴的质量与古琴制作者的工匠品格有关。现在有一个古琴梦对他来说非常珍贵。

与南翼的宁静相比,东翼要热闹得多。80后画家林正在指导七名女学生在扇子上作画。学生们穿着旗袍,画得很认真,林认真地教他们。不一会儿,每个部门都出现了生动的画面。

林说,这些学生年龄在30到50岁之间,周末来这里学习。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自一个家庭,在万紫里艺术中心的寄宿家庭度过假期,而另一些人则在下课和午餐后离开。

“悠游山居”——村湾的这个“文艺部落”,成了艺术家和匠人聚集的平台。20多位艺术家在这里建立了工作室,他们也成为了黄瑚村的“新村民”。当地还吸引了40多家文化创意企业入驻村湾。

3.文化创意产业每周能吸引200多名游客来村里。

33岁的段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漆艺专业,是最早入驻悠悠山居的匠人之一。段说,他很享受一个人在工作室里制作古琴、修补漆器的过程,不想被游客打扰。但他也乐于和村里的孩子们交流,给他们讲中国漆文化的历史和故事。

武汉一家知名传媒文化公司的创始人王芳就是这个“文学部落”的新成员。去年5月,她成为“悠游山居”的一员,在村湾租了一间1500平米的闲置房子,将其改造成中医文化的传播体验中心。

现在,房子装修接近尾声,还有几个月就要开盘了。在她看来,第一次创业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第二次创业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向更多人传递健康的生活理念,还可以为当地村民提供大量就业机会,带领他们走向富裕。”王芳说。

张哲说,村湾附近的一所小学曾请他去教一堂古琴公益课。张哲回忆说:“当我把古琴的木胎和制作工具拿出来放在舞台上时,孩子们投来热切的目光,想体验一下古琴的制作过程。我只知道这种手工体验能让大家这么开心。”

近年来,的女儿也从婴儿成长为蹒跚学步的孩子,段也乐于做孩子,为《悠悠山居》增添了不少乐趣。张哲开始思考如何将悠游山居的工匠们的生活与村湾的发展融为一体,以尽快实现收支平衡。

“刚才有旅行社主动联系我,想周末带一批游客去学插花。”戴丽说,他们还计划改造音乐教室和体育教室,收集十个或十个以上有孩子的家庭,开展家庭研究项目。

在“悠游山居”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匠人来到这里,让原本以老人小孩为主的空辛村热闹起来,提供了工作岗位。

33岁的阮航曾经在江夏的潜龙岛开了一家小饭馆。去年,当他回到村湾时,他用他的私房开了一家餐馆。阮航说,以前在外面做生意,孩子都是留在村湾,由老人照顾。回村后,饭馆生意不错。周末生意好的时候,家里八桌会坐满。“现在我的收入和以前一样。我不仅照顾家人,还和很多悠游山居的艺术家和工匠交朋友。”

黄瑚村党支部书记柏杨说,“新村民”也给村湾的面貌和环境带来了变化。他们经常为提高乡村治理水平献计献策,比如拓宽村湾道路,改善村湾人居环境,让村民自觉维护村里的体育器材、墙绘、景观植物等。他们还会主动搞好房前屋后的环境卫生。“现在乡村风情大有改观,村湾面貌焕然一新,为村湾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为黄瑚村湾发展提供了新动能。”柏杨说,文化创意产业每周能吸引200多名游客到村里,不仅带动了乡镇住宿、餐饮、农特产品的销售,还解决了周边150多名农民就近就业的问题。

目前,黄瑚村村民年收入已由上年的3.2万元增加到去年的3.57万元,村民闲置农房年租金可达1万多元。

最近,张哲和他的工匠朋友们计划邀请周围的村民到“游游山居”给他们更多的技能,“丰富他们的生活,增加他们的收入”。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哲为化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