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扬州沐浴足疗行业发“求援书”!知名门店倒闭,非遗传承人面临失业,月收入从2万跌至几乎为零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以前一个月2万,现在几乎为零。56岁的徐永春是扬州传统足疗市级非遗传承人。他每天坐在空swing店里,盼着顾客。"我们店里没有顾客。"

徐永春以修脚为生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在全国疫情的冲击下,扬州的洗浴行业濒临绝境。“经过两个月的停业抗疫,员工流失、经营困难、门店倒闭已经成为扬州洗浴行业的新常态”,扬州足疗协会会长陆琴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我们希望得到政策支持和社会各界的帮助,帮助洗浴行业共同度过难关。”

非传承人面临失业

两个月后,徐永春终于可以去上班了。

他从家骑电动车,15分钟就可以到“搓背亭”。这里地理位置绝佳:向西50米是一座被誉为“中国四大名园”的园林,向南是“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东关街。

源地图

自古扬州三刀,菜刀、理发刀、修脚刀,徐永春以第三刀为生,现为扬州传统修脚市级非遗传承人。

如果没有疫情,搓背馆的生意会相当火爆。

徐永春回忆起前一个五一假期的情景。“我们搓背馆的大厅里都是人,甚至有人坐飞机去修脚。”忙的时候,徐永春中午12点到店里,凌晨3点才能下班回家。生意非常火爆,徐永春曾准备带亲戚去排队。“结果排队的顾客都冲了回来。”

今天,徐永春处于“准失业”状态。坐在搓背亭大厅的长桌旁,他忍不住向记者抱怨:“你也看见了,哪些客人进来了?”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包括搓背馆在内的扬州洗浴和足疗企业纷纷倒闭。回到店里的第一天,他看了看门口,但没有一个客人来。接下来的三天,终于开张了:每天一个客人,每个消费50元。即便如此,徐永春说,“我们的店还是不错的,其他很多卫生间还没开门。”

徐永春的两个儿子也从他那里学到了修脚技能,现在他们都是“名师”。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他一个月挣2万左右,两个儿子各挣几千元,三个人加起来一个月近4万,养活了他家10口人。

“现在家里没有经济来源,”徐永春告诉记者。他目前没有房贷,但是还有车贷。“家里四个孩子,两个媳妇不上班。全家每天吃喝都要花几百块。这两个月真的压力很大,人都要崩溃了。”

陆琴脚艺的两家店无奈关门。

陆琴也担心商业。

在陆琴扬州家喻户晓,她是“扬州传统足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商业技师协会主席团主席。由她创办的陆琴足艺,在全国50多个城市都有加盟店。

陆琴足艺馆没有客人。

三年前,陆琴足艺在扬州有数百名员工。“现在只有三四十人,很多员工都走了。”陆琴告诉记者,“企业这三年几乎没赚到什么钱。”她一边和记者交流,一边和同事讨论店铺退租和员工安置的问题。

陆琴最近一直为钱头疼。以一家营业面积1200平米的店铺为例。每月基本开销包括:8万多的房租,50个员工和服务人员的工资合计35万,社保5万左右。

今年,在疫情控制再次关闭后,已缴纳社保十多年的陆琴足艺老员工纷纷辞职。

目前扬州9家店中,江都店已经倒闭,王越店也可能倒闭。“复工后,我们尽量少用员工。即便如此,每天的营业额也不够支付两三个员工的工资。”以前生意好的时候店里的顾客都要排队,现在直接没有顾客了。据她分析,疫情导致外国游客无法进入,当地客户不愿出门,各大企业的对外接待也没有了。

过去,陆琴自己的积蓄被用来支付员工的房租和养老保险。“家里所有的银行卡余额也都是个位数或者百位数。”她苦笑着说,家里的水、电、气、网络电视费都是银行代扣的。“现在因为银行卡上没钱了,就接到了催我交钱的电话。”

她一直在与陆琴的银行打交道。她每天都在想:去哪里贷款?在哪里可以获得更高的贷款?“因为我成了贷款大客户,银行主动联系我的多了。”

50岁的陆琴头上有很多白发,这让她很担心。“我妈快80岁了还没白头发,我头发一下子就白了。”

扬州洗浴足疗行业发出“求助”

与往年不同的是,著名旅游城市扬州今年五一假期格外安静。

研究报告显示,受多地“非必要非省”举措影响,居民出行意愿下降。五一假期,国内旅游人数和国内旅游收入双双大幅下降,旅游业和景区短时间内承压。具体来看,五一假期,国内游客1.6亿人次,同比下降30.2%;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下降42.9%。

“往年五一停车场都是满的,没地方停。看看现在,一辆车都没有。就停下来,横着停。”扬州足春堂足浴办公室主任苗鹏说,“现在我们店里的员工有一部分回老家了,还有一部分是兼职从厂里拿饭吃的。员工也要吃饭,要生存。”但他也表示,“不管有多难,都要坚持,响应政府号召。”证券E公司记者了解到,祖春堂在外地的一家直营店已经倒闭。“每年60万元的房租还在交。”

“扬州是旅游城市,每年的旺季、烟花三月、五一节,生意都很好。”扬州富宝足浴董事长江泽勇说:“今年放假,损失真的很大。以前旺季一天几万元的营业收入,现在只能吃老钱。”

扬州传统足疗省级非遗传承人周说,疫情时隔三年,对行业影响很大。“从三年前到现在,我们基本上都是旺季关门,员工流失很多。”

陆琴交谊的辞职名单上有越来越多的人。

“经过两个月的停业抗疫,人员流失、经营困难、门店倒闭已经成为扬州洗浴行业的新常态”,陆琴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无奈之下,扬州洗浴足疗行业发出了视频版的“求助”。

“这个视频的拍摄,我们想表明我们在疫情下为人们修脚是不容易的。其实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像扬州这样的旅游文化名城,往年很多五一游客生意都不错。这年头,各行各业都很艰难。我们希望疫情尽快结束。”陆琴说,“欢迎游客来扬州,感受扬州之美和扬州三刀的精湛技艺。”

(编辑:彭博;供图:颜)

以及违法和不良信息:0755-83514034邮箱:bwb@stcn.com。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