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汽车人】德国汽车产能“外溢”,中国没抢到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原标题:[汽车人]德国汽车产能“溢出”,中国没抢到。

在以大众集团为代表的德国主机厂要向欧洲以外转移产能的历史性时刻,中国似乎错过了机会,非常遗憾。

文/“汽车人”黄

事实证明,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罗伯特·沙贝克3月访问卡塔尔的最大成果——关于“促进双方能源合作”的协议即将陷入僵局。

Chabek在寻求新天然气(LNG)的长期供应方面极其谦逊。这引起了政府中社民党同僚的不满,称绿党部长是在“朝圣”,这种不平等的交易不会导致合理的协议框架。

一句话就是一个预言。5月10日,德国经济部勉强证实,在与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合同“细节”上遇到了“困难”。

能源安全"空弱前"

不仅仅是“难”,整个事情都崩塌了。

卡塔尔有三个要求:第一,德国的天然气采购合同至少要持续20年;其次,不允许德国充当中介,将卡塔尔天然气转售给其他欧洲国家;最后,要求天然气价格与国际油价挂钩,而不是德国倾向于绑定的TTF基准(产权转让设施,荷兰天然气虚拟交易点)。

这三个德国都做不到。现在,合同就要签了,2025年开始供气。该合同将至少持续到2045年。但绿党要求德国在2040年前实现碳排放减少88%的目标,最迟在2030年前“刹车”所有化石燃料。

德国一直把买来的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主要是西南欧、捷克、斯洛伐克),可以调节供需。德国天然气的储存量很低,目前的储存率已经下降到总储存量的25%。

此外,与油价挂钩后,相当于仍然无法摆脱石油输出国组织和俄国的影响。欧洲的政治紧张不是一两年就能缓解的,油价的走势可想而知。德国不愿切断俄罗斯石油需求后,仍长期受其制约。

短短几个月,绿党的执政智商已经暴露无遗。3月,受北方气旋影响气温骤降,德国声称对俄罗斯实施油气禁运。然而,面对德国家庭室温低于15℃的问题,绿党的解决方案是“穿两件毛背心”。

人民采取的实际措施是囤积柴火。至少在柏林,5月份天气变暖,9月份冬天开始变暖,而木头看起来比绿党更靠谱。

CDU的报纸已经在痛斥绿党漠视人命。汉斯·伯克基金会声称,如果现在停止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德国的GDP可能会在一年内暴跌12%。

也有智库表示,如果德国在2025年停止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应对起来会相对容易。

德国被迫延长燃煤火力发电厂的许可,并推迟关闭核电站。如果天然气供应再出问题,以汽车工业为核心的德国工业将无所适从。

汽车制造商寻求自救。

卡塔尔可以看到这一切。德国宁愿在卡塔尔下跪,也不愿向俄罗斯低头。即使条件苛刻,德国人也得答应。

大的天然气销售商,就那么几个。美国天然气在2025年前无法完全取代俄罗斯对欧洲的供应。看来卡塔尔2020年起100艘LNG船的计划很有远见。

2021年德国使用天然气1000亿立方米,自给率5%。与2021年初相比,德国的天然气价格比长期协议价格高出约4至6倍。目前,供应商只提供短期合同。汽车工业用气排在民生基本需求之后,雪上加霜。

本来汽车生产中天然气和电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只有3%-4%。现在如果新合同实施,天然气和电力成本将膨胀至10%,将吃掉德系车企50%-70%的毛利率。这显然是不能容忍的。

而且在动力电池的生产中,天然气作为原料(不是能源),要占据10%的成本,如果沿着供应链传导,就必须由主机厂承担。最终是否由用户承担,取决于主机厂的成本竞争力。这简直构成了逻辑悖论。

现在的困境让德国汽车工业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竞争力。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比欧盟的碳绞索更具侵略性。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整个欧洲都不看好与俄罗斯政治关系的改善。换句话说,能源化工(天然气为原料)的成本上升可能会有波动,而且会是长期的。这就需要德国汽车行业在一两年内拿出一个结构性的解决方案。

指望绿党“用爱发电”“多穿点衣服御寒”,显然是不可能的。尽管德国汽车行业怀念默克尔,但它必须立即开始自救。

德国汽车工业在担心什么?

4月份全球汽车产量下降,甚至新能源也失去了以往的强劲增长。

主要汽车生产国中,美国4月终端销量为125.6万辆,同比下降18%;日本销量30万辆,同比下降14.4%;德国销量18万辆,同比下降21.5%,法国销量10.8万辆,同比下降22.5%;在中国,由于疫情反复导致供应链中断,关键地区的主机厂和供应商的运营同时受到严重影响,销量为104.3万辆,同比下降35.5%。

从世界范围来看,战争和政治分歧导致的供应短缺的迅速扩大是主机厂规模效应减弱的主要原因。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糟糕的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就德国而言,4月纯电动汽车销量为2.2万辆,同比下降7%;PHEV销量为2.17万辆,同比下降20%。但高通胀率导致民众消费下降,叠加燃料飙升,对销售造成多重压力。

与此同时,德国的汽车生产成本正以可见的速度上升。博世表示,原材料、半导体、能源和物流成本的增加需要由客户承担。这个“客户”不是最终用户,而是博世的客户,即OEM。

5月5日,大众集团CEO迪斯表示,“供应链短缺仍将贯穿2022年”。他说:“大众特别希望扩大在美国的电动汽车投资。我们认为美国不会受到欧洲局势的影响,所以从地缘战略的角度来看,美国是最适合投资的地方。”

如果在默克尔的时代,迪斯演讲的基调无异于叛国。然而,在新总理舒尔茨的领导下,德国汽车工业实际上是理所当然的。舒尔茨稳定局势的能力相当差。他既没有安抚汽车巨头不要“谋利”,也没有拉拢身边的民众(其中10%受雇于汽车行业)与政府站在一起共渡难关。

迪斯还表示,大众集团无法预见俄罗斯和乌克兰局势对欧洲市场的影响。但是,他不敢说的是,欧盟限制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在经济上是“自杀”。迪斯只是说:“大众特别担心能源供应会受到威胁。”

为什么中国在转让中输了?

就在一个月前,迪斯表示将优先考虑中国的电力生产。到5月份,在美国优先(包括找欧洲其他地方)。是什么让大众集团态度转变?

2020年,大众集团将实现2016年设定的目标——在全球拥有16家电动汽车工厂。其中,大众在中国拥有三家电动车工厂,分别是上汽大众安亭MEB工厂、一汽大众佛山MEB工厂和大众安徽MEB工厂。

从设计产能来看,到2025年,这三家工厂的总产能将达到150万辆。不过这些产能还是为中国市场准备的。

尽管大众集团第一季度全球电动车销量仅为特斯拉的1/3,但其增产和转移产能的决心并不亚于特斯拉。

目前,中国的电动汽车产能仍有巨大潜力可挖,但大众集团担心严格的防疫政策会导致港口瘫痪和航运周期的严重不确定性。这也是中欧商会向监管机构表达的担忧。

有人认为,如果将向欧洲出口电动汽车的任务交给中国工厂,大众集团需要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利润。这个理由看似合理,但如何保证供应,如何避免能源短缺,比控制成本更重要。

上海惊人的防疫行动,可以算是两头落空。未能达到清剿社会的防疫目标,未能使后勤正常运转。从绝对意义上来说,供应链必须依赖于国内和跨境物流的畅通。

这让大众集团悄悄修改了一些意见。

一方面选择在美国大规模投资新产能,计划建设第二家电动车工厂和电池工厂。这两家工厂预计将继续毗邻其田纳西州查塔努赫加工厂,以便利用其生产设施。

但就电动车生产而言,在欧洲遇到的供应困难,包括但不限于汽车线束、镍、钯等材料的短缺,在美国都得不到保证。可以肯定的是,美国远离欧洲冲突。大众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美国市场份额提高到10%,这本来是极其困难的。

另一方面,大众集团可能已经放弃了向欧洲供应中国产能的想法。

5月的第二周,迪斯宣布将在西班牙的投资从70亿欧元增加到100亿欧元,用于建设一个电池工厂和两个电动汽车生产工厂。

与此同时,大众集团一改年初对投资土耳其的犹豫,重新考虑在土耳其马尼萨建立新工厂。

去年,土耳其越境袭击伊拉克库尔德人曾一度动摇大众集团。然而,作为“备胎”的保加利亚今年却淹没在能源短缺和供应短缺的泥潭中。

大众集团已经退出在俄罗斯的业务,乌克兰因冲突无法向大众集团提供关键零部件。大众集团不得不暂时关闭欧洲的一些工厂。土耳其和西班牙的共同优势是可以最大限度的消除俄乌战争在欧洲的影响。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地理距离。大众集团倾向于选择欧洲(不包括英国),以保持对欧洲市场的辐射能力。

这意味着上述海鲜可以通过大众集团出口到欧洲,不像特斯拉。后者虽然是暂时的,但也只是为了弥补柏林项目生产的滞后。

在以大众集团为代表的德国主机厂要向欧洲以外转移产能的历史性时刻,中国似乎错过了机会,很可惜。历史上从未有过跨国车企利用中国产能向母国大规模出口产品的例子。

然而,这一次,它非常接近实现。如果德国能源供应和生产成本的情况继续恶化,不排除德国企业继续产能外溢。如果届时中国供应链恢复正常运行,还是有可能突破历史的。【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人传媒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