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知网登门道歉,欲重新上架赵德馨教授夫妇论文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公告称,在初步核实的基础上,对知网涉嫌垄断行为进行立案调查。随后知网发布公告回应调查,表示将全力配合,深刻反省,彻底整改。

说到知网风波,人们自然会想到“撼动”知网的老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新。

5月13日,《中国科学报》从赵德新教授处获悉,知网已于12日下午上门道歉,并表示愿意与妻子周秀鸾重新搁置论文和著作。

赵德新告诉《中国科学报》,他们夫妻起诉知网侵权后,后者不仅撤下了他们的涉案作品,还撤下了所有不涉及诉讼的作品。

他向知网提出想还原这些作品,但对方始终不予理睬。直到我老婆胜诉,我这几天才得到他们的回应。

“他们想让我们这边出具授权函,让作品先上架。但根据律师的建议,我们会慎重考虑,在双方都有足够诚意的前提下签署相关协议。”赵德新说。

大约一周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有限公司(即知网主办方)与周秀鸾侵犯作品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作出的10份二审民事判决书。法院判决知网侵犯周秀鸾撰写的4篇学术论文,赔偿周秀鸾相应的经济损失,驳回知网的全部诉求。

一口气打赢10场官司的周秀鸾,是去年一个人把知网推入舆论漩涡的“铁杆老头”赵德新的妻子。据悉,这对学术夫妻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退休教授。赵德新90岁,周秀鸾93岁。

2021年底,赵德鑫起诉知网侵权,引起轩然大波。他指责知网未经我授权转载了100多篇论文,而且从未支付任何稿费,连作者自己下载论文都要付费。最终,法院判决赵德新胜诉,并依法赔偿经济损失共计70余万元。但两位老人胜诉后,知网分别将他们的署名论文全部撤下。

最近知网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派出工作人员道歉,并声称希望尽快拿到两位长辈的法律授权函,让他们签好的论文重新上架。

因为周秀鸾教授的听力损失,赵德新教授代表夫妇接受了《中国科学报》的采访。

赵德新、周秀鸾夫妇供图

中国科学院学报:中国裁判文书网最近公布的判决书中,有多篇涉案论文是赵德新教授和周秀鸾教授撰写的。你为什么选择放弃自己作品的一系列实体权利,在这场官司中以周先生的名义起诉?

赵德新:

我和周秀鸾教授是一对夫妇,专业相同,长期在同一单位工作,所以我们的合作取得了很多学术成果。

我们决定以她的名义起诉,一方面是为了表示我对她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有“技术性”的考虑。法院规定每次起诉不得超过4条。我的文章多,她的文章少。为了缩短诉讼过程,我们把我们合作的文章放在她那边起诉。

一开始周老师也不是特别理解。劝我,我们都老了,不缺钱,担心我的身体。我告诉她不是钱的问题,是“权利”的问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她明白了,然后支持我。

周秀鸾教授在给长江日报记者的一封手书中,阐述了自己的维权初衷。

《中国科学报》:这种一旦涉及诉讼纠纷就撤下作者作品的行为,会阻碍很多人的维权吗?

赵德新:

是的,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例子。我的很多文章都是联署的。当时有合作者表示不愿意授权我打官司。原因可以概括为“三怕”:一是怕中国知网把他的文章撤了;二是怕新发表的文章不被知网收录;第三,恐怕连期刊都不再收录他的文章了。因为很多期刊也和知网有合作,所以我接到了期刊主编的电话,他们要我撤诉,不要告诉知网。

我们几个人退休了,很多论文流传了几十年。我们的同行知道从哪里得到这些作品。但对于年轻的科研人员来说,上述问题是不容忽视的。

《中国科学报》:目前两位老师对知网的诉讼基本胜诉。你还有其他诉讼吗?

赵德新:

我们和知网的官司还没打完。除了论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案例。

早在2006年,知网就和我签约,要把《中国经济史大辞典》做成电子版。合同规定,如果用户付费下载字典或其条目,他会给我一部分钱,每本大约一美元三十美分。合同上明确写着收款账户,但是我还没有收到这个账户上的钱。我们最近确认,这个账户仍然正常工作。

那么钱去哪了?我专门去咨询这个问题,才知道知网未经我同意就冒用我的名字设立了私人银行账户,甚至还伪造了我的签名。

此事已触犯刑法,我已委托律师打官司。

中国科学报:目前你们夫妻的赔偿是多少?

赵德新:

我这边70多万,周小姐这边不到10万。

中国科学报:主要是维权知网吗?还是有其他学术网站等平台参与?

赵德新:

不针对知网,我还起诉了北京万方等。大家都在盯着知网的案例,因为知网的影响力最大。

可见,在中国,网络上这种对学术作品的侵权是普遍现象。

《中国科学报》:对于知网开展的这一系列维权工作,两位老师期待的理想结果是什么?

赵德新:

我们的愿望肯定是不让知网倒闭。我不希望这种学术期刊网站占据主导地位。希望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原则来建设和管理知识平台。如果你利用了作者的文章,你应该支付一定的报酬。相应的,一些从你网站下载文章的用户也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是平台获得的利润要符合国家政策,不能出现现在的暴利、两头吃、价格上涨的现象。

《中国科学报》:知网已经和两位老师就上架作品进行了重新协商。你对这个结果满意吗?

赵德新:

知网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有了新领导,我的感觉是新人有了新态度。但是我们会仔细观察对方的诚意是否足够。

败诉后脱纸合法吗?这是学术界普遍关心的问题。就此,《中国科学报》采访了北京市威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律师,请他从法律角度给予解答。

《中国科学报》:判决书中所谓的“侵权”有哪些?原告的作品被移出王智是否构成进一步侵权?

李伟民:

知网与相关杂志的约定不足以证明杂志取得了作者的合法授权,也不足以证明知网通过杂志取得了作者的合法授权。也就是说,知网可能获得了杂志的授权,但没有获得杂志上个别文章作者的授权。

因此,知网在未经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在其经营的知网所有端口向不特定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下载阅读服务,侵犯了权利人在互联网上传播涉案作品的权利,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实践中,一般网站的侵权行为一旦成立,停止侵权下架才是应有之义。但是,知网比较特殊。据其官网介绍,知网目前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7000家机构用户,文档下载总量达到每年20亿次。用户覆盖高校科研、党政企业及其智库、公检法、医疗卫生服务、中小学、农村等领域,其中世界500强高校76%为高校用户。已经形成了学术资源的绝对垄断地位。因此,从反垄断法的角度来看,知网直接拒绝从事商业交流,败诉后将作品下架,侵犯了作者的权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