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国际观察:西方对俄“科研脱钩” 损害国际科学合作

2022-05-14 本站作者 【 字体:

俄乌冲突“世界冲击波”的科技文章——西方与俄罗斯“科研脱钩”损害国际科学合作。

新华社伦敦5月14日电(国际观察)一篇关于俄乌冲突“世界冲击波”的科学文章——西方与俄罗斯“科研脱钩”损害国际科学合作。

新华社记者郭爽

欧洲第一辆火星车罗莎琳德·富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原定于今年9月由俄罗斯火箭发射,前往火星探索这颗红色星球上是否有生命的痕迹。现在由于俄乌冲突,发射计划可能推迟到2028年,改为采用欧洲火箭发射。参与该项目的物理学家费尔南多·露莉说:“整个仪器会随着时间而老化。六年太长了。”

俄乌冲突升级后,西方竭力在多个领域与俄罗斯“脱钩”,国际科学合作成为迅速断裂的一环。目前,美欧俄多项科研合作项目被迫中止,加剧了科研领域的反全球化趋势,使全球科技版图日益碎片化。一些国家的科学家指出,“科研脱钩”对全球科学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极为不利。国际科学合作不应成为制裁的牺牲品,而应成为各国保持交流的桥梁。

科学合作是受害者。

俄乌冲突升级后,欧洲方面暂停了与俄罗斯的一系列科研合作。在大型国际科研项目上,CERN取消俄罗斯观察员地位,终止其参加相关学术会议和使用欧洲大型加速器等实验设备的资格,暂停其成员与俄罗斯、白俄罗斯的一切合作;德国的欧洲自由电子激光装置运营商宣布中止与俄罗斯的合作协议;欧盟委员会宣布,将暂停俄罗斯研究机构参与欧盟研究资助框架“地平线欧洲计划”的协议...

在Tai 空探索领域,欧洲航天局暂停了与俄罗斯在月球任务和“火星Tai 空生物学”计划上的合作;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地外物理研究所宣布,德国建造并搭载在俄罗斯卫星上的“ero Sita”X射线空望远镜暂停使用;用俄罗斯火箭发射4颗伽利略导航卫星、“欧几里德”空望远镜和法国CSO-3侦察卫星的计划也已暂停...

国际空站间是俄美合作的标志性项目。虽然双方在这个项目上的合作还在继续,但也面临着不确定性。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总裁德米特里·罗戈津日前表示,俄罗斯已就终止参与国际空站间项目的时间做出决定,但不会公开。他表示,俄方将按照相关要求提前一年通知合作方退出该项目的日期。

在学术交流层面,英国、欧盟等方面冻结或撤回了对俄罗斯科研项目的资金支持;德国大学校长联席会议冻结了与俄罗斯在科研、教育和培训项目上的合作;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结束了与“俄罗斯硅谷”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的合作;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科学出版物被排除在重要的国际数据库之外...

一把害人害己的“双刃剑”

西方“科研与俄罗斯脱钩”对俄罗斯的直接影响显而易见。俄罗斯被排除在许多大型国际合作项目之外,俄罗斯科研人员与西方科学家的互动与合作大大减少,西方制裁还会造成俄罗斯科研经费短缺和科技人才流失,对俄罗斯科技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但是西方科学界也损失惨重。西班牙《国家报》网站的一篇文章分析指出,俄乌冲突正在引发“欧洲历史上最严重的Tai 空危机”。例如,俄欧合作“火星空间空生物学”项目被叫停,“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号火星车的发射原本是该项目的第二阶段。这对多年来参与这一项目的数千名欧洲和俄罗斯研究人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英国媒体指出,俄罗斯和西方科学家早已开始相互依赖对方的专业知识,共同解决了大量科技问题。“科研脱钩”会加大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的难度,也会浪费大量时间和资源。

对于气候科学家来说,在没有俄罗斯支持的情况下,将很难记录北极变暖的数据。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项目也面临着无法从俄国运输重要部件的困境。“像运输、能源或食品一样,航空航天领域的供应链也遭受了严重破坏,迫使许多项目的时间表发生变化。”西班牙工业技术发展中心负责人豪尔赫·隆巴表示,如果欧洲想在Tai 空领域与俄“脱钩”,需要数十亿欧元的额外投资。

英国《自然》杂志指出,将俄罗斯排除在国际项目之外是一把“双刃剑”。“这将分裂全球研究界,限制学术知识的交流,两者都可能损害全人类的健康和福祉”。

科学界反对“妖魔化”

“现实是,政治已经并将继续在Tai 空中发挥巨大作用。”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最近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并引用芝加哥大学历史学家乔丹·比姆的话说,“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所有问题,都会在Tai 空中被复制或放大。”

一些西方学者已经站出来表示反对这种将科学问题政治化的做法。来自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5名科学家近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公开信称:“切断与俄罗斯科学家的所有互动,将严重有损西方和世界的各种利益和价值观。”公开信的作者之一、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环境科学与政策研究教授约翰·霍尔德伦表示,俄罗斯的科学研究在气候变化应对和北极研究这两个领域尤为重要。他说,他写这封信是因为他们对俄罗斯科学家被“完全妖魔化和孤立”深感震惊。

数千名俄罗斯科学家参与了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的实验工作。该中心研究和计算主任约阿希姆·姆尼奇(Joachim Mnich)表示,这些俄罗斯同事不应该受到“惩罚”。巴西物理学会主席、核物理学家黛博拉·佩雷斯·梅内塞斯也认为,科学家不应该为俄乌冲突买单。

《自然》杂志的文章指出,在历史上,即使在困难时期,国际科学合作也是沟通的桥梁。接触,而不是孤立,更有利于为搭建文化与社会的桥梁打下坚实的基础,从而为和平铺平道路。科学的力量可以促进国际社会的积极变化。"尽管目前面临挑战,科学交流应该继续下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