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全网热点

担心疫情提前过年(深圳疫情过年提前放假通知)

2022-08-05 本站作者 【 字体:

2022年4月26日

我在杭州工作,老家在衢州,一座位于浙江西部的山区城市。但老家又在衢州的山区内部,一个风景极好但位置极偏的国家湿地公园的源头。村庄名叫白岩,因村中一片山崖是白色而得名。跨过白岩村庄一百米左右,便进入了浙江丽水地界。我家恰好在两座城市的交界处。

从杭州到衢州,自驾需两个半小时。从衢州市区到我老家,自驾还需三小时,如果坐巴士,每天有三趟车,大约需要四小时。许多衢州人都不相信,家乡还有这样遥远的地方。但四个小时的车程只要两块钱,因而被很多朋友誉为全市最划算的公交路线。

这漫长的旅程一路风景秀丽,苍山馥郁,唯一的一条路沿着水库逶迤向前,江水碧绿,浓稠得像一块嵌在群山间的玉。如果你可以忍受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晕车的话,不失为一条值得推荐的旅行路线。

这条唯一的路,叫作白白线,一个非常可爱令人难忘的名字。白的一头就是指终点白岩,白的另一头,我至今不知道是哪个村庄。好像这条路是前几年为了便于管理才命名的。从命名的角度来看,它似乎比我年轻多了。但它的确也不老,父亲说大约是他十八岁左右才开通的。

大约在4月23日的晚上,父亲打来电话,说村干部开始登记了,询问我回不回家。如果要回家的话,需要一个确切的日期,并上报工作单位、住址、联系方式。听得出来,由于疫情,村干部们是有些“担心”我回家的。父亲也说,如果麻烦,那便不要回家了。但我想念父母,往年个个小长假都照常进山,上一个清明祭祖没有回去,一晃已到五月。我笃定地说,我要回去。

那几天,恰好是杭州拱墅、余杭一带疫情又起的日子。住在拱墅的朋友一直在研究如何囤菜。有朋友换了大冰柜,有朋友甚至用上了真空机,将买来的冬瓜、南瓜,新鲜的蒜姜等按每日的量包好,放入冷鲜保存。这期间,她俩小区周围区域接连被划为防范区、管控区与封控区,她们需要每天做核酸,然后看着线上地图,以“扫雷”的方式通过“安全”的街道上班。但很快,其中一位朋友的小区也成功“晋级”为封控区,这已是她第三次被封控,上一次是年前,同时还有一对专门到她家送海鲜来的夫妻朋友也被封在原处。这样倒好,他们两对夫妻,四个人,用打麻将的方式,快乐悠闲地渡过了整个年假。

4月26日左右,我将手头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交完了假期前的最后一篇稿子。我决定提早回家。我先查询了衢州当地公布的防疫政策,确定没问题,给家中打了电话报备。作为三四线小城,衢州的防疫一直非常严格。而今年春季,衢州刚发生过一次疫情,一直蔓延到偏远的山区。在此之前,大家都觉得在衢州特别是在衢州农村区域,都是非常安全的。

好巧不巧,第二日一醒来,便看到在衢州工作的好友转发了一条新闻报道,报道中说,衢州江山在4月25日凌晨发现一例病例,目前来源不明。

我心中忐忑。出发前,我给衢州防疫办打了电话,问从杭州萧山区至衢州衢江区有什么要求。得到的结果是,只要低风险地区,到达衢江境内24小时之内需做一次核酸。这倒是方便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在出发前一日的下午,去杭州滨江区西兴街道卫生中心先测了一次核酸。排队时,我决定放弃高铁,打顺风车回衢州。和顺风车司机约定第二日中午12点左右出发,我估算大概在3点左右到达衢州市区。考虑到老家山中一带无核酸采样点,我需在城区采完核酸,然后在市区住一夜,再过一日进山,因为回白岩最晚的一趟车是下午3点20分。

当天晚上,我先将冰箱里剩下的绿叶菜做了清理。其中还有一小盒菠菜,扔的时候有些心疼。另外把阳台上养的葱也扔进了垃圾袋——此前,我和杭州的朋友们做起了水培绿叶菜的实验,葱是最好打理的,长得极快,但需每日换水。

2022年4月27日

顺风车司机是衢州江山人。人很亲切。我们提早了一些,大约11点多便从杭州出发。司机回的是江山老家。我说,江山这几天病例不少。他笑笑,说,很想回家了。又说,就集中在一个地方,没什么问题。末了,司机感叹,说疫情影响真大,这几年的愿望,是希望安稳过点小日子,便知足了。后座还有一位在杭州念书的女孩子,也是衢州江山人。不太说话,只默默地坐在后面。

就在我们出发前,“衢州发布”又公布了1例病例,这次不太妙,在衢州柯城,柯城是衢州主城区之一。同时,在杭州的同事转发来的一条新闻:《杭州市无48小时无核酸证明将不得乘坐公共交通》,随即,又有朋友划重点,说不出门的居民可不做核酸检测,算是居家办公的文字工作者的福音。

在高速上的一路都非常顺畅,车少,几个路段下了几场雨。到了衢州服务区,车却不少。想起前段时间去金华磐安出差,回程路过绍兴服务区时,一共只有五辆车。过了衢州服务区,很快到衢州东收费站。衢州东在衢江区境内,哥哥家就在不远处,司机准备将我送到,然后再去江山。

过收费站,便见到站在一条条车道旁的大白们了,他们正对车辆进行一一排查。收费口的右侧,搭建着临时的核酸采样点,许多大货车停在一旁等候。我们提前拿出手机,扫好了“衢州共富码”。轮到我们时,我们将二维码递出,大白先生问,有核酸检测报告吗?我打开了电子报告。心想,幸好。大白又说,行程码再打开。我又打开。大白一看,说:啊呀,杭州的,你杭州哪里来的?我老实交代,萧山。他说,萧山的过不去。我解释,前两天打过衢州防疫办电话,工作人员说萧山除了机场旁的固定长期封控区外,其他区域都没问题。大白看了看他手上拿的本子并坚持:不行,我接到的通知是萧山全区都不能进。后座的小姑娘终于说话了:我是钱塘区。结果钱塘区也不能进。

三个人坐在车里一下子有点懵。总不好开回去吧?我不死心,又问大白先生,有其他办法吗?倒还真有其他办法的,他说你可以请你的公司来接。我们一下子笑出来,说我们是在杭州工作的,这次是回老家。没想到倒问出个办法来,他说,可以请家人到社区开证明来高速口接。我当时庆幸,倒还好我们还有家人是在市区的,不然父亲得从山中花四个小时来高速口接我。

当下给哥哥打了电话,他说嫂嫂会去社区开上证明然后过来接我。司机是个好人,显然不放心把我一个人留在高速口,说要等到我家人把我接上。大白指挥着我们把车停到一旁的停车位上,便继续去排查其他车辆。

我们在车上坐了一会儿,看窗外下起细细密密的雨来。天气很凉,我看见不远处的大白,想起另一位在衢州当地做核酸检测工作的好友,想着,天气凉一些也是好的,至少她穿防护服不热。这几年因为疫情,她加班通宵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候早上醒来会收到她半夜发来的短信,最近的一条,她说自己好像灵魂出窍了几秒钟。我很担心。这几天因为江山疫情,她和同事集中隔离在酒店,每日去江山检测基地做检测。我给她发了条被卡在高速口的消息,便下了车,让司机早些回江山。

下车的地方不太好站人,停了不同的小车、卡车,我看了看前方,有一个加油站,我便拖着行李箱朝加油站走去。走到了,又想起来加油站不好玩手机,又继续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往前走,是一个十字路口,过了十字路口,好似是一个公园。看起来是个等人的好地方。等我走到了公园旁边,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走出了大白的视线范围,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像做了坏事心虚又想继续做的小孩子。想了想,还是往前走,再往前一段,看见来接我的嫂嫂了。又想了想,还是走回去,将社区证明规规矩矩交给那位大白先生。

办好手续,到哥哥家已是下午4点15分。我准备走着去衢州人民医院第二分院,这是个24小时的采样点。路上街道被深灰色的金属板一截截分割开,严格按照一个个网格来进行管理,只留下道路通行。道路上设许多卡口,来往的车辆都要进行扫码检查。我按照百度地图走,没想到走到一条路的尽头,被铁板挡住了。但又不知哪位居民将铁板抠出不到一人宽的一个口子,我学着前面的人,弓下身,从那个口子中钻了过去。

医院的核酸采样点设在正门外,已排起了长龙。大多是年轻较大的男性,穿着工人服装,也许是工作需要。队伍很长,但挺快,半个多小时后,我完成了核酸采样,感觉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晚饭,啃着衢州鸭头,哥哥说,第二天早上,他会开车将我带到廿里镇,这是我们回家的一个中途停靠站。我到了廿里,坐巴士去小湖南镇,然后坐上到白岩的车。往常我们都去长途汽车站坐车,但长途汽车站属柯城区,柯城有病例,我们觉得不太安全,如果一直就在衢江区,应当是没问题的。

2022年4月28日

一早,六点多醒来。小侄女一一要去上学,她说请我记得回家拍小猫给她看,然后背着书包趴在床边不想动。小朋友抱怨:学习好苦。我说,活到老学到老呀。才十岁的她哭丧着脸说,那人一辈子真是苦啊。

正说着,听到哥哥在用方言打电话。原来是爸爸打过来的,说早上老家的巴士并没有开出。哥哥挂了电话,打给公交系统的朋友,一问,原来今天柯城全区做核酸,交通全部停摆。从柯城开出的巴士暂停,与此相连的衢江交通系统也同步停摆。交通的恢复,要看中午12点以后的核酸检测情况。

我有些丧气。哥哥嫂嫂倒是很开心,说,那你可以在我们家玩上几天了。哥哥还说,如果你回不去,明天我带你去一座山上折小笋。我说,我会回去的。我祈祷着,不要有新增病例吧。一边无所事事坐在沙发上等待。

收到杭州作家朋友的信息,她原本也想去松阳走走。结果看到松阳的防疫通知上写着,只要有本土病例的城市,都不能进松阳。两个人只能相互叹气。

又收到检测核酸好友的回信,她安慰我,衢州没什么问题。说虽然全区检测,但井然有序,最近也不用加夜班,而且江山核酸检测基地的饭菜很好吃。

杭州的朋友倒是有好消息,拱墅区似乎快解禁了。还晒了晒她前一晚的丰盛晚餐。

百无聊赖,去看哥哥家的阳台,他种的兰花开了,瑞香也长得很好。疫情似乎对植物一点影响也没有,哥哥甚至有更多时间来照顾它们。

中午12点,哥哥说,车通了。我开心地跳起来。虚惊一场!随即收拾好行李,决定自己打车直接到小湖南中转站。

这次倒遇见一位绍兴司机,他在衢州定居好多年,太太是衢州人。

从市区到小湖南,大约需一个小时。这位司机很爱聊天,聊得最多的是吃。他说不明白衢州人为什么那么爱吃辣。有一年过年,他为了表示诚意,买了上好的呛蟹一箱箱送给衢州亲戚,谁知道他们将呛蟹切开,做成了辣椒炒蟹。

我们在聊天中经过了两道卡口。一道是廿里镇,一道是小湖南镇。不过有些奇怪,他们都只检查司机。因为有高速口的“教训”,我便坐在后头沉默不语,怕自己行程卡上的“杭州”又给自己惹麻烦。

司机继续和我谈吃的,他说大坝的鱼好吃。大坝真的是座大坝,大坝里挡住的那一汪水,便是我的老家乌溪江。乌溪江是个库区,我们住在库区的最上游,整个库区被称为乌溪江国家湿地公园。在我未出生前,山林未禁,山民以伐木为生,林木通过水运运向大坝,再由大坝运向全国,甚至出口。大坝是那个年代最繁华的超大码头。禁山后,大坝一度凋敝,直到近几年,又慢慢变成吃鱼的火爆旅游点。

我们在下午1点40分左右到达小湖南镇车站。小湖南镇不小也不大,镇域广,但镇区主体就两百米的街道而已。我在此地上过三年的初中,前几年,母校已被改成幼儿园,初中则被合并进一个小时车程外的廿里镇。

车站小小的,从大门进去,可以看见几辆公交。市区到小湖南镇的车很多,15分钟一趟。到白岩的车有三趟,早上8点20分一趟,中午12点30分一趟,下午3点20分一趟。这是近两年才有的,从我有记忆以来,山中只有一趟车,从山中摸黑出门,到山中摸黑回家。平常车都空着,只有每逢节假日,车厢里人们挤得就像搁在瓶中的小石子儿,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我的二伯。有一年我在老家桥上等他回家,发现他竟坐在车顶上,幸好那会儿的巴士更小,二伯长手长脚,他的两只手臂向两边展开,抓住车顶两边的栏杆,便这样一路摇摇晃晃回到了家。

等车的大部分是要回山里的老人家。他们大多是到镇上买些日常用品,或是菜苗,这个季节,辣椒、西瓜等的嫩苗刚培育好。还有一些,许是到城里儿子女儿家小住的。室内的候车室,因为疫情关系,并没有开。只有室外的一小排座位,坐满了人。以前,倒也没那么多老人家爱出门,因为以前到白岩的车票要36元,衢州实行城乡一体化改革后,将车票统一为两块,所以有人就开玩笑,说做白岩人最划算。老人们也爱出门了,车票便宜,没事就出来买把菜苗、买副小渔网……

老人们规规矩矩戴着口罩,比之前我见过的都要规矩。我旁边站在一位老奶奶,她的衬衫雪白,花白的头发用黑色发夹卡到一边,非常整洁。她的背从半中央弯下去,她穿着的一双黑色球鞋,在这样的雨天,还是一点污渍都没有沾上,令我想起我的外婆。

我看了看她挂在胸前的健康码,用塑料膜封好,上面的日期标明是4月27日16点多的。我问,奶奶,你的健康码牌子是哪里做的?她说,是政府里做的。我想她说的,应该是乡政府。

老人们的健康码一直是个问题,特别是在山中,很多老人几年才出一趟门,也并不用智能手机,或者手机太差,半天刷不出来。我记得疫情刚起的那一年,山中许多老人没办法,还要去外地采茶叶、做工,只能让子女把健康码打印出来,然后戴着那块绿色的纸张,用上好几个月。如今看来,老人们健康码的确落实地比以前好很多。

3点20分,坐上车,司机把车开得飞快,乘客只有三个人,我是路程最远的那一个。5点20分,到家,不到三分钟,村里的干部发来消息,让我提供行程码和核酸报告,我用微信发了过去。

2022年4月30日

又下了雨,院子对面的马路上人来人往。村书记打电话给父亲,说,带上我一起去做核酸。今天是全衢江区做核酸。

通知的时间是早上6点到7点,地点在位于中心村的村办公室。

我们带上身份证、手机、拿着雨伞出发了,路上碰到做完了回来的伯伯、伯母。也有一些和我们一样,还在赶过去的人。大家都戴起了口罩。

父亲说,我们走快些,只有四十来人,很快就做完了。是的,我们整个白岩村,只有四十多人。倒是不用排队,但大家心急,怕让医务人员等。

我问父亲,医务人员是哪里来的?父亲好像也不太清楚。有时候是小湖南镇来的,有时候是乡卫生所,但也有我们附近一座很小的连卫生院也谈不上的一位医生。他是什么医生呢?好像早年当过赤脚医生,因为这卫生院的一对夫妻离开山里去了城市,他便顶替上来。

对于这样的事情,山民习以为常,学校、医院,这些都逐渐远离这里很多年。

倒像赶集似的,大家撑着颜色不同的伞。有骑电瓶车来的,有骑三轮车来的。有几位腿脚不便、年纪很大的老人,一般就派三轮车去接。

往常,这样的小长假,会有年轻人回乡,开着小车来来往往。也有偶然路过来垂钓的外地人,现在,站在他们当中的年轻人,竟然只有我一个——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回家过五一。父亲很爱和人打交道,做完采样,他走到人群中去,和一伙人大笑着分起了烟。考虑到自己从杭州来,我便戴着口罩挥挥手先回了家。

又有了杭州一位朋友的新消息,她代朋友发了一张海报,海报上五个大字,《春暖花再开》,是杭州一家酒吧正式复业的广告。

村子里静悄悄的。倒春寒,母亲又穿起了薄棉袄。

我站在院子里,四处看看父母这个春天又添了什么花。有一株四十多岁的紫薇,一株六十多岁的白梅,都是父亲从山上挖来的。它们已经冒出了新芽。

山中的人一样,在春天仍然做着春天的事,采茶、下地,有人骑着电瓶车和三轮车在马路上倏忽而过。倏忽而过的,还有院子前的长尾巴鸟,它们在找吃的,常常贴地飞行。

村子里人更少了。白岩村由六个小村庄组成,我们这一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目前在家的不过十来人左右,我父母是最年轻的。邻居奶奶因为老板生病去了医院,还有一对黄昏恋夫妻,倒趁着这有些紧张的时期去城区游玩了。因为疫情,远方的年轻人怕麻烦,便都没有回来,村口的停车场,芭茅长了一片。

吃过饭,我去伯伯家散步。伯伯说,今年姐姐家茶厂生意不好。因为疫情管控,能进松阳茶市的茶叶老板比往年少,茶叶价格上不去。伯母说,是啊,清明茶青都降到两块钱,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

姐姐的茶厂,距离我们隔了两个村庄,属丽水遂昌管辖。那一带有三家茶厂,另外两家见势头不好,便将茶厂停了,只剩姐姐一家,茶农便推着将茶叶送到我姐姐那边去。这是山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一块两块都是钱。但账算下来,姐姐却亏了不少,没办法,继续往下做。我常常觉得,山中的生活,最暖的是人情,最受羁绊的,也是人情。

茶农要卖茶,便要经过我们村庄上那块衢州和丽水的界碑。因为疫情,界碑两侧有各区负责的工作人员24小时值班。原本骑三轮车只要15分钟左右的路程被切断,茶农便将一袋袋茶叶送到交界处,然后姐姐派车在对面接。几天后,大约值班的人也看不下去了,便同意茶农将茶叶送到茶厂。说起来,茶农也好分辨的——背着蓬蓬白色大尿素袋的。我很想念姐姐,但我不是茶农,也过不去。

站在阳台上,我看母亲在地里扦插四季豆,菜地一边的三株桃树结了好多果子。一株老枇杷树果实坠坠,鸟鸣四起。阳光好的话,不用十天,伯伯的油菜就要收割了。在山里,这样看,似乎一切如旧。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曹立媛

来源:作者:松三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东部战区重磅发布(东部战区重磅发声)

东部战区重磅发布(东部战区重磅发声)
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就美“本福德”号导弹驱逐舰过航台湾海峡发表谈话。东部战区新闻发...

青海6人溺亡事故(如何预防溺亡事故)

青海6人溺亡事故(如何预防溺亡事故)
11月23日晚上,一名6岁男孩在跟妈妈去一家洗浴中心洗澡时,发生意外不幸溺水身亡...

31省份新增53例(31省份新增本土53例)

31省份新增53例(31省份新增本土53例)
7月3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

解放军将进行军演(解放军军演震撼视频)

解放军将进行军演(解放军军演震撼视频)
按照计划,美国众议院长佩洛西等人组成的代表团已经乘坐美国空军所提供的所谓行政运输...

周周在西非报平安

周周在西非报平安
西双版纳网红打卡点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首批中国十大科技旅游基地”中国科...

法定节假日格局优化(法定节假日格局优化)

法定节假日格局优化(法定节假日格局优化)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印发《国民旅游休闲发展纲要(2022—20...

库里并非现役前5(nba2kol现役库里)

库里并非现役前5(nba2kol现役库里)
关于库里很多人会说,体系球员,抱团夺冠,只会投三分,现役第二巨星过高等等。那我今...

玩火者必自焚(玩火者必自灭的意思)

玩火者必自焚(玩火者必自灭的意思)
中美两国元首日前进行通话,从中美双方事后,各自发布的新闻稿来看,在这历时2小时1...

马天宇吐槽携程旅行(马天宇吐槽携程旅行吃相太难看)

马天宇吐槽携程旅行(马天宇吐槽携程旅行吃相太难看)
8月2日下午,演员马天宇发文喊话携程旅行:“你家数据杀熟有点恶心,明明三千多的票...

乌克兰粮食大亨丧生(乌克兰粮食大亨丧生图片)

乌克兰粮食大亨丧生(乌克兰粮食大亨丧生图片)
1986年,美国斥资400万成立的一个专门委员会发出了一项重磅研究报告,斥责苏联...
全站推荐